礦業政策演進與礦場管理>台灣礦業環境之變遷

(一)煤礦

  官方經營八斗子煤礦(1876-1884)
  煤禁雖然解除,但截至1870年,礦坑規模還是很小,且都是用土法來挖煤,年產量不及船政廠年用量的三分之一,為了增加效率、提高產能,就必須在採煤技術上謀求改善。但民間無力負擔新式設備的成本,唯有官方投入採取大規模開採,才有可能革新生產力,這也是在小商品經濟的社會中必然的發展。1874年因為日本侵台,欽差大臣沈葆禎奉命來台,奏請北京當局,應在基隆地區建設新式採礦設備。1876年,八斗子官礦開鑿台灣第一口直井,深約90公尺、直徑約4公尺。
  從八斗子官礦配備新式機械,到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劉銘傳是年下令炸燬官礦為止,這九年是台灣北部部分煤礦交由官方經營的時期,但是這段時期卻經營不甚成功,基於幾項原因:一、當時福建巡撫頻頻更換,主事官員不懂煤務,經營管理失當。二、礦場衛生條件惡劣,礦工易致死,加上礦工學習能力不佳,工作效率不佳。三、煤港地點不佳,難以有效運煤。林再生先生也有類似觀點,但將其脈絡補充說明:一、當時官礦主事者不輕易突破所遇之斷層,又未將品質優良之炭柱予以回採,光復後原直井附近煤礦尚可開採達約20餘萬噸。二、未建立從礦場降炭到基隆碼頭的便捷通路,僅以駁船接駁運輸,遇風則停。陸路運費太貴,雖有意改成鐵路運輸卻一再耽擱,運輸成本過高。三、管理人員素質低。四、官方內部派系傾軋。五、礦工學識與技術低,機器保養維修和汰舊換新不繼;原始林地環境不佳。
  綜上所述,雖知當時欲以新式機器設備提高生產力,但生產技術(探勘與採煤掘炭技術)、生產關係(如封建經營管理方式、非熟練勞動力)與運輸方式沒有相應地提高,依舊無法提昇八斗子官礦的產能。且自1879年,官運煤量銳減,多餘的煤產量開始拋售,清廷欲從官礦中獲得煤炭的計畫已大打折扣。
  1882年,分巡台灣兵備道劉傲秉請督撫整飭煤務,並於上海設煤廠分局,又在廈門汕頭香港設法代售,稍有起色。然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法軍首先佔領基隆,其目的在於垂涎當地的煤炭,故當基隆即將淪陷時,當時巡撫劉銘傳率先毀壞機器、破壞坑道,燒棄存煤15,500噸,於是歷年建設毀於一旦。法軍奪取煤炭是因為雙方海軍在福州及台灣海面開戰,煤炭是雙方軍艦必需的燃料。中法戰爭後,官方雖有官礦復興計畫,官商合辦開局試採,但是運輸問題沒解決,除非另建鐵路以資轉運,但資金不易籌措,1892年關閉官礦,煤的供應改由私礦負責。

(二)石油

  台灣石油之開採,始於清咸豐年間,在咸豐末年(1861年)山地通事邱苟在苗栗出磺坑後龍溪南岸發現油苗與天然氣露頭,最初日得石油四十餘臺升,後來日產石油十餘臺斤,可謂台灣開發石油之濫觴。
  光緒三年(1877年)福建總督沈葆楨巡視台灣聞悉出磺坑油苗消息,即擬以官辦方式,計畫開採石油,光緒四年,託由旗昌洋行招聘美國技師2人,並由美購入衝擊式鑽機,於當地鑿井。日採石油15擔(每擔100臺斤),嗣後產量不多,且美國技師與有司相處不洽,於十一月辭職返國。光緒十三年,巡撫劉銘傳在苗栗設置礦油局,先後鑿井5口,惟僅1口產油,產量不多。光緒15年,劉銘傳鑑於八斗子官營煤礦經營不易,適英商范嘉士欲承辦該煤礦及出磺坑油礦,經英國領事德瑞與劉氏洽商,擬移讓其經營,經上奏朝廷,終未獲准。光緒17年邵友濂就任台灣巡撫,著手縮小原採油機構,同時礦油局亦遭廢止。其後有隘勇邱玉奉政府特許,繼續開採,惟僅在舊井採油,日得60餘臺升,此為台灣石油礦業之搖籃期。

(一)煤礦

  光緒21年(1895年)日本佔據台灣,設置總督府於台北,民政局內設殖產部,包括主管礦業行政之礦務課。是年9月,頒佈日令第9號之礦業規則。根據該規則,許可4個煤炭礦區。光緒22年,總督府以律令第6號正式制定礦業規則,准許一般之礦業。光緒23年,日人開始調查台灣北部煤田作為開發煤田之參考。光緒25年,總督府刊行北部煤田之煤炭調查結果,同時發給主要礦業家及有關公私機關,因此促進煤礦申請案件與許可礦區之增加。當時因煤礦多為私營性質,設備不佳,無法逐年增產。復以日人據台之初,各地抗日情勢不斷,日人僅能在台北城中,不能顧及偏僻之煤礦地帶。
  直至光緒31年,日人秋山義一開始利用小型船用鍋爐,蒸汽機關、捲揚機等,並在風坑裝設蒸氣鐵管,加熱通風,成功大量增產,此為日人於台灣機械開採煤礦之濫觴。次年四腳亭炭礦亦自日本九州購置舊機械設備,開鑿大斜坑。此時同業群起仿效,紛紛開鑿新斜坑,使用小型機械捲揚、排水、抽風等設備,自此台灣煤礦逐漸進入現代型機械化之開採型態。
  至光緒33年,日政府為鼓勵民間投資,增產煤炭以應當前需要,遂開放四腳亭海軍預備田之ㄧ部分,予民間經營開發。次年適台灣縱貫鐵路開通,現代工業逐漸發達,加上新型糖廠驟增、船舶進出頻繁,使得煤炭需求量大為增加。但台煤成本仍高,台灣中南部之市場仍被日本及撫順之進口煤所主宰,直至民國4年止。
  民國5年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香港、華南、南洋及日本皆感煤炭不足,煤礦開採改為機械法,因而煤產量激增,不但可以自給自足,尚可輸出香港,此為台煤外銷之先河。
  民國6年總督府更開放崁腳之海軍預備炭田,實行大規模之採煤計畫,業務益形發展。是年宜蘭縣鐵路通車,直接促進頂雙溪、石底與武丹坑等煤田之開採。
  一次世界大戰後,因煤炭生產過剩,致煤價下跌,但各煤礦為維持經營,不得不繼續出煤。因彼等煤礦設備較新,採煤面較淺,生產成本低,仍使出煤量逐年增加;民國14年之年產量遂突破150萬公噸大關。當時因無煤業管制組織,產煤大量滯銷,致使不少煤礦倒閉歇業。所幸民國16年國內發生反英運動,香港、廣東方面轉向台灣購煤,台灣煤礦業再趨繁榮,是年產量竟達至185萬公噸。
  民國17年濟南慘案發生,反日運動瀰漫全國,台煤銷出至大陸華南各地因之受阻,貯煤漸增,各煤礦為處理滯銷煤炭,在島內掀起削價拋售之風,煤價一時爆落。
  民國22年,日本成立「昭和石炭株式會社」,調節日煤之生產,恢復煤價至正常狀態。台灣深感有創設產銷調節機構,以維持煤炭生產正常化之必要。遂於民國24年成立「台灣炭業組合(台灣區煤礦業同業公會之前身)」。
  日本政府為配合侵華戰爭,鼓勵礦業生產,特頒「重要礦業增產令」,台灣亦響應而訂立煤炭增產計畫。至民國29年為效法日本之「昭和石炭株式會社」,台灣亦成立「台灣石炭株式會社」,從事台煤收購,穩定煤價及合理配售等工作。

  民國30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政府準備結束金礦業,將相關器材、員工、動力等轉為煤、鐵、石油等開發之用。民國33年之後,由於資材與勞力極端缺乏,台煤生產驟減,外銷亦因船舶欠缺而陷於停頓。復以受盟軍飛機轟炸,礦山與工廠遭受破壞者甚多,產銷均銳減。此種狀態一直延續至台灣光復為止。

(二)金礦

  台灣金礦床中曾經濟開發者只有金瓜石(武丹坑),及瑞芳礦床而已。自從金瓜石露頭發現以來曾發生亂掘現象,1895年(明治28年)金寶泉從金沙局承辦該礦山之採掘。1896年該礦區後由田中組(田中鑛業株式會社)進行開發,於1913年合併武丹坑金山。嗣於1925年開發權轉入後宮信太郎(金瓜石鑛山株式會社)之手,1933年再轉賣予台灣鑛業株式會社(日本鑛業株式會社)直至光復。
  1、金瓜石礦山:初期開發即以金銀礦為對象,後採掘至下部礦床發現銅礦以後,以金銀銅為對象。其已開發範圍至1925年為南北3.6公里,東西2公里,高度海拔638公尺至最下底坑道七坑8.8公尺。主要坑道有本山四坑(海拔417公尺)、五坑(295公尺)、六坑(163公尺)、七坑(8.8公尺)、長仁坑等,坑道掘進總延長每月約達2500公尺。

  2、武丹坑礦山:1898年連培雲、周步蟾兩人首先著手開發,於1901年轉入木村久太郎手中,至1913年合併於金瓜石礦山。

  3、瑞芳礦山:1895年金寶泉從金沙局承辦採金為本礦山正式開發的端緒,1896年藤田組設定礦區從事開發至1914年9月末藤田組停止直營,委由顏雲年經營,不適於自營者,予以數人包辦,自營者主要為大竽林露頭的採掘及直營時代的棄石加以選別,其礦量每月為50萬至60萬貫(1貫等於3.75公斤),品位百萬分之四~五。1918年(大正7年),全部之權力讓售予雲泉商會。因當時石炭礦業發展及宜蘭鐵道動工興建,工人甚為缺乏,採金夫下半期減為200~300人,事業甚為不振,至年底回復將近400~500人,因此產金額降至37萬餘元。1920年,原來3大礦脈中甲銢下盤發現新礦脈,品位十萬分之二,據發現者鳥山技師所言,最優礦900貫中得金400兩,甚為稀有。

  1929年(昭和4年)9月租約屆滿,台陽社改革制度,同時由基隆河邊(小粗坑)低地開鑿坑道,採掘海拔800尺的最下坑道,同時發現安山岩。
  1931年(昭和6年)金產量約為155貫合125萬元,創下礦山開採以來的最高紀錄。
  1936年10月27日雲泉商會解散,本山股東分配於台陽股。
  二次世界戰爭爆發前,金為世界上最具流通性之物,惟因日本與美、英開戰後,金之實用性遞減,以致日本的產金政策改變。1943年(昭和18年)3月9日,日本縮小瑞芳金山規模,所剩餘之資材及勞力轉為日本鑛業株式會社金瓜石礦山增產銅礦所用,九份部落亦因此採金政策改變而風華不再。

(三)石油

  光緒21年(1895年)日人入據台灣,即開始調查地質,光緒23年,在出磺坑開始籌備鑽井,至光緒30年,出磺坑第1、2井相繼完成生產。日人據台50年,對開發油礦不遺餘力,自民國元年起,由台灣總督府補助鉅款,開發出磺坑第18號井成功之後,民國14年12月出磺坑第36號井成功,日產原油200公秉以上。民國16年3月出磺坑第40號井深達774公尺忽見原油猛噴,最初日產原油竟達360公秉。

  台灣各地鑽井,常遇大量天然氣噴發,至民國14年,發現錦水礦之天然氣,每千立方英尺中,含有天然汽油7合(約1.26公升),始裝置天然汽油廠以提取天然汽油,其後復裝置收取液化天然氣設備,並設炭烟廠以資利用。

  日人先後在台灣西部南北21個背斜構造中,共鑽探井及生產井共251口,其中半數以上成績尚佳,但僅在苗栗縣之出磺坑,台南之竹頭崎,嘉義之凍子腳等處得有原油及天然氣,在錦水有大量天然氣與少量原油;在新竹竹東、台南之牛山、六重溪,僅有天然氣,其餘地點均無所獲。
  二戰期間,日本佔領南洋後,人力器材一部分南移,且台灣遭盟軍轟炸,以致台灣原油及天然氣產量銳減。在光復前夕,原油日產量僅6.9公秉,天然氣日產量僅101,253立方公尺。是年原油產量不及1927年之十分之ㄧ,天然氣較1936年不及百分之六。

(四)石礦

  台灣之石灰石礦業,在民國以前尚未開發,1905年日人在蘇澳西帽山開採石灰石,供作金瓜石煉銅之熔劑,民國4年,日人經營之淺野水泥公司在高雄興建水泥廠,民國6年完成,並開發高雄壽山石灰石供用。該廠於民國20年及27年增建第2、3窯,另有日本化成工業株式會社於民國31年完成蘇澳水泥廠,開發西帽山及太白山之石灰岩,供應製造水泥,糖業用石灰岩,隨糖產量增加,而使石灰岩用量增多,糖業聯合會乃於民國30年及31年分別開發花蓮三棧及台南關仔嶺枕頭山的石灰岩供用。日據時代石灰岩產量於民國33年增至45餘萬公噸。

(一)煤礦

  台灣煤礦業自光復初期之復甦期,逐年發展,到民國50年至60年間之顛峰期,煤礦數量多達400礦(55年),產量多達508萬公噸(56年)員工有6萬6千8百多人(55年),成為台灣能源之最主要來源,提供當時我國所需之初級能源,尤為發電燃料所需之幾為全部,在我國工業起飛,各項經濟建設快速進步之年代,占有非常重要之地位,其貢獻極大。

  及至民國62年12月,"礦場安全法"公布施行,此亦為中華民國礦業史上首部以安全單獨的立法,由於煤礦業之開發,隨著興盛而礦場災變頻率亦隨著升高,煤礦之經營也就除了產量需求外,礦場安全亦必須並重,在一個礦場內,有生產部門之採礦課、人事課、會計課等等,同時就必須有位階相等之獨立單位-安全課或安全衛生課之組織,以重視人命安全與設備之保障,生產與安全必須兩者並重,也可說是台煤經營進展之第二階段。
  民國73年6月、7月、12月短短半年間,海山、煤山、海山一坑煤礦,分別發生煤塵爆炸,坑內火災、煤塵爆炸等三次空前絕後的重大災變,也是台煤史上最嚴重的三次大災變,死亡人數達270人之多,震驚全國,為杜絕災變繼續發生,保障礦場作業人員之生命安全,遂於當年8月訂定新「台灣地區煤業政策」,以加強礦場安全為最優先,在安全之原則下,輔導煤礦合理化經營,使良礦繼續生存開發,劣礦淘汰關礦,同時輔導補助礦工轉業、資遣,整個煤礦政策以安全為主,生產為輔,與世界煤業開發之先進國家同步,這也是台煤經營進入了第三個階段。嗣因台灣爭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必須遵守該組織國民待遇原則(nation treatment:外國商品跨越國境之後,即可享受和本國商品完全相同的待遇,不必受到國內的租稅、優惠、規定、標準等方面的歧視),惟台煤的產銷輔導依據「申請進口燃料煤搭配收購台煤實施要點」,其規定內容即不符前揭原則之精神。復因「申請進口燃料煤搭配收購台煤實施要點」與88年5月27日施行之「政府採購法」相關規定牴觸,及行政程序法之施行,依據該法第150條、第158條第1項第2款規定,此項搭配實施要點應自90年1月1日起即為無效。政府必須停止對台煤原有之ㄧ切優惠輔導措施,爰政府公告自90年起對於國內煤礦不再輔導產銷,各煤礦場為順應大環境之變遷,於89年底全面暫停作業。

(二)金礦

  台灣北部金瓜石礦山與瑞芳礦山原為黃金蘊藏極豐之地,據統計光復後共出產23,774.7公斤黃金,日治時代共出產67,932.2公斤,總計91,706.9公斤。民國55年為光復後產金最多的一年,達1.3公噸之多,嗣後產金量每況愈下,至民國60年瑞芳金礦礦石已竭,復因金價低迷而停業,退出產金行列。民國60~68年間,因金瓜石旁系礦脈群探礦有方,偶有高潮出現,之後僅剩矽化露頭,供應煉銅所需之矽石原料。
  光復後瑞芳金礦以租包的方式,將日治時代近乎採盡的老金礦,予以復舊,在26年間出產將近10公噸的黃金,實屬不易。因有不少產金的礦脈切入金瓜石礦區,而金瓜石的經營方法,又以礦量豐富的高金銅礦為目標,不便於探究細小金礦脈,時至今日,礦業界咸信於金瓜石礦區的西邊交界部分,以及本山礦脈以東平行脈,以及粗石山礦床,長仁各礦床淺處尚有為數不少的金礦存在。

(三)石礦

  

1、原料石

  台灣西部石灰石礦源,由於地理位置靠近消費地,開發較早,並因開發迅速,礦源逐漸枯竭,又受軍事管制區及保護區之限制,暨環保意識抬頭,台泥高雄壽山礦場,於民國83年停採,建台水泥、東南水泥、正泰水泥等高雄半屏山地區礦場於民國86年中停採。嘉新水泥、環球水泥高雄大崗山礦場,欣欣水泥高雄公田山礦場、台泥竹東赤柯山、玉山公司礦場,均於民國86年12月底礦權屆期而停產,又亞泥赤柯山礦場亦於99年6月礦權到期而停採,現階段台灣西部石灰岩礦場均已全面停止生產。
  東部地區礦源蘊藏量,估計達3,000億公噸。蘇澳地區於60年代以後台泥蘇澳廠、信大水泥、力霸水泥、幸福水泥,陸續擴建或新建水泥廠並設立礦場,已有大量開發外,花蓮地區礦源於民國51年設立台泥花蓮廠,又於民國63年設立亞洲水泥花蓮廠,民國80年代,台泥公司開發和平地區,幸福水泥、欣欣水泥等陸續開發和仁地區,惟大部分地區仍未充分開發,未來東部地區仍為台灣石灰石生產中心。
  台灣石灰石之開採技術,歷經90年來演進,已由原始的下拔採掘法,全面改為階段式採掘法,又地勢高峻的東部較具大規模礦場,如亞泥新城山礦場、台泥和平寶來礦場等已採用豎井運搬階段開採,不但使生產與環保兼籌並顧,更能使礦場走向國際化水準。以台灣東部地區豐富的石灰石礦源,以及需求量之成長,未來台灣石灰石礦業的發展仍無可限量。

  

2、石材

  (1)礦務局為提高台灣地區石材礦產開採作業之效率及安全性並改善作業人員之工作環境,自民國50年起陸續引進新式石材開採工法與開採技術,茲略述如下:
  民國57年引進臺架式鑿岩機;民國60年引進索鋸法;民國63年由日本引進黑火藥工法;民國68年引進油壓劈岩機;民國74年自義大利引進金剛索鋸;由於使用金剛索鋸取材時,常在穿孔接索及開闢第二自由面上遭遇到困難,因而在礦脈賦存與地形配合不良、自由面難以拓展,或必須採用地下坑道方式開採石材時,金剛索鋸難以發揮其功能。為解決前述問題,礦務局輔導玉里地區大元石礦引進義大利鏈鋸,成效良好。30餘年來,石材開採相關作業技術在礦務局輔導下確有長足之進步,目前本省石材礦場大都已採用金剛索鋸進行原石取材與切割作業,較之傳統的下拔取材或鑽孔劈楔等開採方法,無論在作業效率、安全性及原石取材率方面,均已大為提高。

  (2)台灣地區之石材加工業,係自民國50年代初期以花蓮為中心逐漸發展。初期以蛇紋石與大理石工藝品為主,民國52年後,西部人士紛紛往花蓮投資設廠。民國59年台灣參展日本大阪萬國博覽會,促使台灣大理石製品正式行銷國際市場。
  60年代,由於國民所得提高,高品質石材藝品逐漸成為市場主流。民國67年之後,由於中東地區大量採購建材製品,以致大量資金投資設立大型加工廠,石材加工廠之型態也由工藝品之加工蛻變為以生產建材為主,著名的「美崙工業區」也在此期間應運而生。
  民國76年之後,建築景氣持續復甦,石材建材需求增加,惟民國76年起進口石材原石關稅調降為零,又自79年7月起開放大陸花崗石原石間接進口,激烈的市場競爭隨之而來。在此期間,礦務局為輔導本省石材業者因應大陸花崗石原石間接進口之衝擊,爰自民國79年開始辦理國內石材加工業者申請間接進口大陸花崗石原石之審核業務。
  另為順應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因應石材業開放加工原料自由進口的反映,經濟部於84年6月6日公告,間接進口大陸花崗石原石申請作業,已毋須取得礦務局之同意函,前項審核業務得以圓滿達成階段性任務。
  惟為紓解台灣石材加工業者經營困境,礦務局仍於84年7月26日分別建請經濟部研究調節進口大理石及花崗石,期能遏止業者盲目擴充設廠及增加產能,整合過多之廠家,力求產銷平衡及省府所屬金融行庫體卹本省石材業遭受之衝擊,給予適度融通或展延貸款期限等之應變措施。並適時提供各項重要資訊及建議,以輔導業者因應不景氣的衝擊。為我國石材業技術提升和經營體質的改善,投注相當的心血,獲得普遍的迴響與認同。

(四)石油

  台灣光復後,依中華民國礦業法之規定,石油礦業改為國營,由中國石油公司所屬台灣油礦探勘處經辦探勘及開採業務。光復後舊有礦場新鑽之延展井計出磺坑13口,其中7井產油氣,竹頭崎礦場之第8及第9井在試油期間產量甚豐,嗣即於短期間內產量銳減。由新鑽探成功而產油者,為山子腳1號井,惟產量不多,錦水38號井於民國48年加深至4,063公尺時,中間發現天然氣5層,隔年在該井之南2.3公里鑽45號井,在2,327公尺處發現第13層含氣甚豐。另在45號井之南1.7公里處鑽54號井,在2,156公尺處鑽遇第13層厚53公尺。民國50年又完成55、56號井,2井產量每日均在8萬立方英尺。之後錦水老田寮及扒子崗地區陸續鑽井開發錦水第13層及鑽探深部各層次。截至53年底先後完成錦水52號、53號及57號至64號各井,除57號及62號井為乾井,其餘均獲油氣生產。
  鐵砧山氣田發現於民國51年底,1號探井在鐵通1層(相當錦水第13層)試油氣獲天然氣日產85,000立方公尺,凝結油8.5公秉後,復在該地區陸續鑽井,至53年底止,計鑽有10口井。

  中油公司於民國62年開始在海域鑽探,初期5年除重點鑽探背斜構造外,曾經致力於振安(CDA)、振威(CDW)、致昌(CFC)等構造之鑽探佐證。從68年起則集中力量於新竹外海的長康(CBK)構造和北方海域之第2礦區。民國72年引進海域三維震測,促成長康油氣田的開發行動,致75年10月底油氣生產上岸,紓解當時國內天然氣需求之壓力,為台灣海域探勘最顯著的成就。
  自民國78年起,中油公司之海域探勘焦點聚集於高雄外海台南盆地,於致昌(CFC)構造以新觀念探出豐富天然氣,另於鄰近之致勝(CFS)及建豐(CGF)兩構造探獲裂縫性儲集層油氣,促成82年的施測三維震測,於是致力於研究致昌構造開發之可行性,終於在民國87年經佐證此構造具有7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之蘊藏,目前並已著手籌設開發工作。